sugela [年代]从前有座山
本文正在参加建党百年征文大赛,觉得作者写的不错的话,给作者砸个营养液吧~————————————————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小和尚。老和尚要下山,小和尚要种地。可小和尚从来没有种过地,怎么办呢?小和尚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脑袋,拿起王志勇送自己的书——《一天教会你如何种田》,认真地学习种田大法。第一页:整地。小和尚看看周围,除了这破庙啥也没有,这破庙还四处漏风,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怎么整地?第二页:选种。可现在自己饭都吃不饱,哪来的种子挑选?小和尚继续往后翻。第三页:播种。种子都没有怎么播种?第四页:施肥。第五页:除草。第六页:收获。小和尚快速翻完了整本书,这书果然一日教会了自己种田。可惜心会了,手不会。于是,小和尚找到老和尚:“师父,要不,我们还是去化缘吧。”老和尚听到小和尚这么说,当晚立即下山。几天之后,蔺祁安来到了薄雾寺。刚学会理论的小和尚和从未种过田的大少爷共同在薄雾寺开荒。—————————————————————————————-阅读指南:1.背景为20世纪90年代末期,主要是小和尚种地的故事。2.人物背景为私设,请勿与现实人物完全对应。3.欢迎收藏+评论立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花语道 黑莲徒弟她选择欺师灭祖
「疯批笑面虎」x「清正高岭花」(划掉)娇俏妖精徒弟x温柔憨憨师父(√)文案一:十五岁时,陆银湾爱上了白云观的沈放道长。那人俊美端方,清冷儒雅,执一柄九关剑,名动天下。只可惜,他是她三叩九拜认下的师父,还有一个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未婚妻。求而不得,心生怨怼,她在一个雨夜犯下重罪,被沈放亲手废去武功,逐出山门。临走时,她满身是伤,朝沈放嘻嘻地笑:“师父,你信不信,早晚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上?”五年后,魔教厉兵秣马再掀战火,意欲称霸中原。教中妖女先行,南征北战,所向披靡。江湖中人都知那魔教妖女貌比花娇,心比蛇毒,乖戾残忍,浪荡荒淫。人人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就在武林正道节节败退,朝不保夕之时,那妖女忽然呈信少华山,提出可以暂时停战,只要沈放答应她一个条件。沈放问她:“你还想拜我为师?”“不。”陆银湾笑。“我想养一只金丝雀儿,折了他的翅膀,叫他永永远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众所周知师尊是晋江最危险的职业没有之一#文案二:“只要我手里还握着刀,这天下事,凡我想做,便百无禁忌,凡我欲为,便无所不能。”PS:男师女徒,年龄差四岁,开局即重逢。前半程:小妖精花式攻略,巧取豪夺,千层套路,骗身骗心(bushi后半程:沈大道长食髓知味却惨遭抛弃,追妻火葬场模式走起==+大女主文,有事业线,总体来说还是个温暖的故事w说一个十分无关紧要但让我很执念的事,这个故事最初成型时候的名字叫《行路难》~立意:挟山超海,断蛟刺虎。
李子谢谢 珠玉长安
高祖大行,新皇登基,有功之臣宗将军却被抄家灭门,阖府上下二百多条人命葬身火场  身怀六甲的宗夫人死里逃生,却与六岁的宗公子在逃难途中失散  风雨夜,宗夫人独自一人于深山老林破庙中临盆,却邂逅杀夫仇人的爱姬,以及她刚刚产下的一对双胞胎女婴——  (编辑说这是正剧,这其实就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和一对亲兄弟的爱恨情仇故事,穿越,天雷,狗血,玛丽苏哈哈哈,架空在哪个朝代,大家猜猜看)  书友群:769855957
刍耳 首席机械师
一个是以天马行空为己任,不作死绝不罢休的非专业机械师胡小鹏。 一个是被人们贴上降级标签,为了保级而残喘的“WIN”世盟俱乐部。 当胡小鹏成为“WIN”的临时救场技师之时,那些对手还不忘嘲笑曾经的王者已无药可救。 而胡小鹏却用实力让他们的笑容戛然而止。
半棵槐花 【综漫】遇事不决先存档
玩游戏最重要的是什么? 存档!!! 不然等待你的就是GG之后的从!头!再!来! 这是羽涅空青在经历过一次即将通关结果一场突如其来的停电被迫删档后得到的血的教训,自此之后她恨不得一步一存档,好在再也没停过电 小破游戏注册人数就一个,还是马里奥画风,制作简陋,难怪凉的天苍苍,野茫茫,作为一个单机游戏,没有宣传还想火也是难为它了 剧情拉跨,刀子跟不要钱一样,好在里面有些人物设定真的巨天使,羽涅觉得自己还能忍 当然,偶尔她也会和自己的闺蜜一起玩,吐槽策划太狗,剧情太刀,人物太屑,不过这些都不影响她在闺蜜的见证下一路玩到通关,最后打出一连串的BE BE的记录总结够闺蜜写一本《我为挚友/理想/组织/国家反复去世的那些年》 羽涅:…………潘明绿:………… 闺蜜感慨,连存档都救不了她,我他喵的直呼好家伙! 羽涅:…………垃圾游戏,毁我青春(^_^凸)排雷预警:1>不穿越,没爱情,纯搞事,暂定动漫有文野,咒回,家教,柯南2>我的文下莫ky,别人文下莫提我3>安静弃坑,切莫bb4>建议听归听,改不改在我立意:好人有好报
薄小桃 霍少夫人是白月光
国民白月光女神宁沐苒,倒霉重生成了霍家太子爷的舔狗太太! 京城人人皆知,霍家太子爷有个爱之入骨的白月光,还有个不入眼的舔狗老婆。 宁沐苒冷笑一声:狗男人,老娘不伺候了! 可是没想到她洒脱放手,霍司御却追了上来,死缠烂打。 “只要不离婚,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老婆说什么都对,我只听老婆的。” 宁沐苒:有病没病? 霍司御:汪汪汪!我是老婆的舔狗!

其它小说最近更新列表

好看的其它小说

喜欢就收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