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你不要太可爱 > 第149章 你什么感觉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恒:“在二楼,我绑起来了。”

  江宁看向沙发上脆弱的快缩成一团的孟依,拳头握紧,咽了下嗓子,直接往楼上走。

  陈恒嘱咐白蕊:“看着她,我去楼上看看。”

  白蕊应声。

  江宁一步三台阶,火速上了二楼,进了房间,看见人被绑在那里,嘴上还贴了胶带。

  而房间,一片狼藉,两个镁光灯片被打的稀碎,玻璃碴子碎了一地,铁椅子腿儿都被折弯,地上还有衣服的碎帛,分不清这是孟依的,还是眼前这男人的。

  男人的脸上也都是伤,划的指甲印儿,胳膊脖子上大大小小的咬伤。

  刚才孟依的脚上也都是伤。江宁似乎看到了,孟依是怎么把镁光灯朝他砸过去,拿凳子扔他,是怎么跟他搏命,怎么在这个房间歇斯底里的呐喊。

  江宁心脏剧烈收缩。

  她根本是拿命在反抗。

  “没你想的那回事。”陈恒站在他旁边,语气冷静:“他当时把孟依绑起来了,正打算脱她衣服拍照片。”

  陈恒说:“他色是圈子里出了名儿的,经常欺负一些小模特,然后拍一些她们的裸。照来进行二次交易和威胁。”

  江宁冷眼走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脸往上抡,男人的哀嚎声阵阵。

  殴打中,男人嘴上的胶带掉了,先是求救见无人来又赶紧求饶。

  江宁打的眼睛猩红,男人声音越来越弱,嘴角的血蔓延出来说:“我给你钱,你想要什么都行,别打了。”

  江宁声音冰凉:“我要你抵命!”

  孟依起初一直在一楼缩在自己的腿弯里,听到楼上男人的哀嚎声也无动于衷。但听到江宁的那句话,立刻回神过来,光着脚往楼上跑。

  她看见江宁发狠的眼睛,已经把那人打的不省人事。

  孟依跑去拦在他面前,小声说:“别打了,”

  她红着眼睛,说:“别打了,江宁。”随后小手勾住他的食指和中指:“我们回家吧。”

  江宁愣住了,看着满身伤痕的孟依,心里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孟依又重复了一遍:“江宁,你带我回家吧。”

  他语气发颤,摸着她的脸,艰难的扯出一句话语:“好,我们回家。”

  你带我回家吧,江宁。

  好,孟孟,我们回家。

  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陈恒了,江宁一路公主抱着孟依回到自己的别墅。

  进门把她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又从卫生间拿出一个盆,烧了热水端在客厅,单膝跪在地上给孟依洗脚。

  脚上没太深的伤口,但表皮损伤早已结了血痂,江宁吹了吹,轻声跟她说:“孟孟,忍着点疼。”

  孟依看着江宁把毛巾一点点的蘸湿擦在她脚背上,那么细心,那么温柔。

  江宁给她弄的时候,眼睛酸疼,一直忍着情绪,又怕弄痛她,他隐忍了许久,但控制不住,眼泪就这样顺着他眼睛流下来,此刻的他也顾不上丢人,他满脑子都是孟依被欺负的画面,他快疯了。

  他商量着:“孟孟,我们以后不去拍了。”

  保护一个人真的很难的,不是他没能力,是他不能保证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事后报仇有什么用?比起那些,他宁愿孟依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些伤害。

  而现在的她却处于一种是非和黑暗之中,进了这行,盯上她的人太多了,就像今天一样,一个小小的意外,一次不在她身边的几小时,都足以让他疯掉。

  “可...”孟依明白他的心情,脸上为难:“我姥姥为了我已经不摆摊了,我们...”

  她难以启齿,她们的生活真的很艰难。

  只有她这一点点微薄的收入支撑家庭,姥姥身体也逐渐不好,孟依总想多给姥姥买些保健品。

  生活真的好难好难啊,比孟依想象中的难多了,谁愿意独立啊,还不是被生活所迫。孟依也想周末不用穿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站一天,也想和朋友们逛逛街,可她现在的圣湖,已经不允许这么做。

  不止是她不要父母了,父母也不要她了,以前何湘南每个月都会给孟依好几千生活费的,现在一分钱也不打了,更不过问她在这边的生活怎么样,真的不是孟依在多想,是父母真的不要她了。

  “我养你。”江宁抱着她,浑身有点抖:“我养你好不好?你早晚都要嫁给我,我们是一家人。”

  他声音都在抖:“这个世上,已经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孟依在他怀里,真的有种想依靠江宁一辈子的感觉。

  她点头。

  就因为那句,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江宁高兴的点头。

  孟依窝在他怀里,问:“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他神色淡定:“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孟依突然握住他的手,眼神带着担忧与害怕:“江宁,你别做傻事,我不希望你手上沾上脏东西,就算为了我也不可以。”

  孟依太害怕他去做傻事了,江宁真的有那个能力也有那个脾气更有那个胆量去做傻事。

  江宁笑了笑,看着她,给了一个她放心的答案:“不会。”

  有她在,他永远都不会再去冲动的做一些无法衡量后果的事,因为还有孟依在等他。

  孟依看着他的样子,轮廓硬朗,线条分明,不太双的双眼皮,桃花眼很泛滥,薄唇,有着令所有女生都心动的硬件。

  她收回目光,咽了咽嗓子,思考...

  “江宁,”孟依犹豫了好久,忍不住内心的疑问,努了努嘴,低头问:“要是我被那个了,你还要我吗?”

  说完她屏息了几秒,有点害怕接下来的答案。

  如果说,江宁不愿意要她,她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还是想知道答案。

  江宁淡淡笑了下,眼神很淡然:“如果我被那个了,你还要我吗?”

  孟依眼神变得很奇怪:“你是男生,力气又这么大,怎么可能会?”

  一般来说,这种事件受害者都是女性吧。

  “如果呢?”

  孟依都没思考,当即点头:“我肯定要。”

  只要江宁爱她,只要江宁不是对别人心动,不是变心了,不是出轨,她就可以接受。

  江宁笑了:“真巧,我也是。”

  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第一次。

  两人相视一笑。

  江宁去房间里找来了一件宽大的衬衫递给她:“换上,让我看看你身后的伤。”

  说完江宁端着盆进了卫生间把刚刚的洗脚水倒掉。

  江宁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孟依已经换上衬衫,衬衫刚刚盖住她大腿根,两条大白腿在那里晃,晃的他眼睛不舒服。

  江宁小步走过去,去抽屉里拿出了医药箱,找出一些药膏坐在她旁边,从脚开始,给她上药。

  药膏冰冰凉凉的,加上江宁总是用指腹磨蹭,又是脚背,孟依躲了躲,声音甜润:“痒。”

  江宁握着她手掌大的脚,垂着头看,仿佛在盯一个艺术品。

  不过他没有闲太多心思跟孟依开玩笑,一本正经的给她上药。

  脚上好药后,又凑近她,看着她脖子上的伤,一点一点给他抹。

  眼睛从始至终都没看过别的地方。

  孟依腿直接伸到他腿上,圈着他脖子,吻了吻他的脸,笑着说:“宁宁,我发现你真的是坐怀不乱呢。”

  这么一大美人坐在他面前,他都没心思。

  江宁盯着她伤口,呼吸重了几分,压住心气,可笑意总能从眼睛里漾出来,他声音很懒:“别闹,脖子上有伤。”

  她才不管呢,在他怀里一动一动的,极为开心,仿佛这个世界都是她的。

  她又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眼睛眨了眨,声音糯糯的:“宁宁,我好喜欢你啊。”

  江宁脸没绷住,笑了一下:“我知道。”

  她嗯了一下,问他:“那宁宁喜不喜欢我呢?”

  “喜欢,”

  她满意的在他怀里咯咯笑。

  江宁眼睛挪了挪视线,手放在她脖颈里,对上她弯弯的眼睫。

  他缓慢抬起眼,长长的睫毛盖不住他深邃的眼睛,他的手一路向下,到她锁骨。

  孟依被冰凉的触觉惊了一下,茫然的看着他。

  江宁在她锁骨处停留了一会儿,喉结滚了滚,手收回来,吻上她嘴巴。

  极致的温柔和细腻。

  江宁细致的含着她的唇瓣,手覆上她脸,抬起眼睫,轻轻触碰着。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这是在挑逗。

  两人鼻尖碰着鼻尖,孟依睁开眼睛,看见他温柔缱倦的眼神,她觉得,她要溺毙在这眼神里了。

  江宁依旧吻着她,手放到她领口,孟依穿着男士衬衫,本就极大,第一颗扣子没扣。

  他单手握住她盈盈细腰,在她腰上轻轻捏了捏,细吻开始紧密贴合她的唇部,眼睛紧闭,浓浓眼睫盖住他此刻的情绪,孟依闭上眼睛回应。

  但吻着吻着就不对劲了,孟依感觉到…他的另一只手在往自己的领口里钻,解开她的第二颗扣子。

  身前温度瞬间一凉,感觉扣子被解开,孟依瞬时睁开眼,江宁闭着眼正吻的虔诚,并不知道此时孟依的慌乱。

  孟依看见他的手在解开衬衫的第三颗扣子,孟依知道,这个扣子一解开,所有的事也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不知道要不要拦住,犹豫的这一瞬间,江宁的手,已经解开了第三颗扣子!!!

  她就这么…走光了?

  孟依有点不知所措,江宁的手还在继续接下面的扣子,孟依不知道要不要拒绝,索性心一横,眼一闭,圈住他的脖子回应他。

  江宁手慢慢摸到她的吊带,皱着眉睁眼,眼前一片好风景。

  他呼吸急促起来,扯下她的衬衫,露出半个肩膀,江宁手摸着她肩膀上肩带,把肩带慢慢滑下去,吻上她锁骨。

  孟依完全不能沉浸其中,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紧张,不安,羞耻。

  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这个公寓里,都无所遁形。

  她缩在他怀里,像只乖巧的猫咪不敢动,任凭他吻着自己。

  江宁吻上她的脖颈,轻巧的绕过她受伤的地方,湿润的舌尖舔舐着她细嫩的肌肤。

  他完全不给孟依准备的时间,捏了捏他的细腰,唇部向下。

  孟依身上酥酥麻麻的,没意识到自己嘤嘤嘤了一声。

  江宁喉咙溢出一声笑,睁开眼睛看着她。

  他刚刚感觉到,这姑娘皮肤贼好,细细滑滑的,越凑近身上那股清新香味越能闻得到。

  江宁将她碎发别到耳后,凑到她耳边,声音低哑,喘息着:“我想亲。”

  那你倒是亲啊,这么磨磨唧唧干什么。

  平时那杀伐果断的勇气去哪儿了。

  孟依窝在他怀里,用鼻尖蹭蹭他胸膛,哼哼唧唧的,不拒绝也不反对。

  只是垂着眼,脸上的红润一直蔓延。

  江宁感受到她的态度,笑了,吻了吻她额头:“孟孟真乖。”

  他手伸到她背后,轻轻一按,没打开。

  他皱着眉,又弄了一下,还是没打开。

  构造这么复杂的吗?

  “你…”孟依低着头,声音小的跟听不见似的,说:“得一个扣一个扣得开。”

  “好,”江宁脸有点红,笑着说:“你别着急,我手生。”

  她咿呀咿呀的:“我才没着急呢。”

  在一番搏斗之后,塔扣开了。

  孟依身前最后的束缚一松,整个人都暴露在空气中,虽然室内暖气充足,但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刚刚那股没有羞涩的劲儿哪去了?这回真光了,又开始觉得害羞了。

  是灯光的问题吗?

  孟依拿衬衫遮了遮自己,虽然也没遮住什么,跟他说:“把灯关掉。”

  江宁呼吸已经不稳了,有点着急:“关了就看不见了。”

  他很自然的拿掉她的手,衬衫再次滑落在她的腿上,江宁看了一眼,喉咙滚动起来,没给孟依任何思考时间吻上她。

  吻的又急又猛,他的手摸着她的腰,一路向下,直至双手覆上去。

  他呼吸急促着,唇部贴过她的锁骨,再往下,胡茬慢慢磨着她的肌肤,感觉十分明显。

  孟依说不清什么感觉,是幸福的吗?是开心的吗?其实都没有,更多的是疑问,江宁为什么那么喜欢…一直都不肯松口,直到孟依喊疼了,他才制止住他的禽兽行为。

  江宁眼睛渴望尽显,抱住她在他肩窝里深呼吸,手还摩擦着她后背。

  江宁给她穿好衣服抱进卧室,脸色深沉的去了趟洗手间。

  孟依提出可以更进一步,因为她愿意,可江宁不愿意,就算是孟依看出来,他很想,但他还是不愿意。

  孟依躺在床上,想起刚刚的场面和行为,脸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在被窝里偷笑。

  这种情侣间的亲密行为,孟依从来都没觉得是羞耻,是开心。

  她爱江宁,江宁爱她,这些都是基于爱发生的。好像是可以被解释的通的。

  她高兴的在被窝里蹬脚,床发生了巨大响声,江宁还在洗澡,匆匆用浴巾围住了下半身,身上带着水出来,眼神带着萌,着急问:“怎么了孟孟?”

  孟依从被窝里探出乱糟糟的脸,笑着说:“没啊?”

  “你老吓我。”江宁叹了口气,要往卫生间去。

  孟依叫住他。

  手拍拍床摆手示意他坐在床边。

  江宁坐下,头发的水滴顺着下颌线淌:“怎么了?”

  孟依坐起来,趴在他耳边问:“你刚刚什么感觉啊?”

  你吻我,什么感觉啊?

  江宁愣了两秒,回忆起刚刚笑着说:“好吃。”

  又软,又好吃。

  又不是吃的东西,他怎么会说好吃呢?

  孟依接着问:“那你喜欢吗?”

  江宁耳根热了下:“嗯。”

  那就好...孟依怕,他不喜欢。

  “其实…”江宁看着她,脸上淡淡的笑容:“我刚刚还想吻别的地方。”

  她不懂,就问:“哪里?”

  他想了想,摇头:“等结婚你就知道了。”

  为什么结婚后才能知道?

  孟依抱着他,手放在他湿润的后背,说:“那我们早点结婚好不好?我可以…”

  此刻的她,是真娇羞,低着眸,眼里含笑,声音糯的跟小猫一样:“结婚后天天让你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