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神针侠医陈飞宇苏映雪 > 第936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实际上,陈飞宇也并不是真的想走,而是想给柳潇月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所以当段敬源厉声高喝后,陈飞宇背对着众人,嘴角翘起一丝笑意,顺势转过身来看向段敬源,挑眉道:“有事?”

  段敬源先是看了柳潇月一眼,接着对陈飞宇道:“你太嚣张了,竟然敢无视潇月,连潇月的决战邀请都拒绝,我看你的棋力一点都不高,根本不敢跟我们下棋!”

  柳潇月也站了起来,看着陈飞宇的眼眸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气愤。

  她可是燕京大学有才女之称的校花,而且还是柳家的掌上明珠,相貌、才华、家室三项,放眼整个华夏都是一等一的,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甚至京圈中很多青年才俊都在苦苦追求她,为了博她一笑而施展浑身解数。

  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同龄人,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脾气更是傲到了天上,不称围棋天下第一就算了,还在众人面前拒绝她的比试邀请,这对柳潇月来说,还是生平首次!

  她内心生气,可想而知。

  此刻,陈飞宇嘴角笑意更浓,道:“挑衅我没有丝毫的意义,而且我棋力如何,也没有向你们证明的必要,因为你们的水平还不放在我的眼里,所以,你们的看法对我来说无关紧要。”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这小子这番话,等同于挑衅了整个燕京大学围棋社,太特么嚣张了!

  柳潇月一张俏脸更是完全板了下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真是气死她了!

  秦家姐妹抿嘴而笑,不愧是飞宇,不管到了哪里都是一如既往的霸气。

  段敬源脸色一沉,挑衅道:“你贬低了我们整个围棋社,我更加不能让你离开,你要是有种的话就跟我比试一场,我一定会杀的你片甲不留,如果你输了,你就跪在围棋社中间,向围棋社的社长潇月道歉!”

  柳潇月轻蹙秀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道歉,这种惩罚好像有些过于严重了,不过她内心对陈飞宇也很气愤,虽然隐隐觉得不合适,但并没有开口阻止。

  旁边众人纷纷鼓噪起来:“比一场!”、“比一场!”、“比一场!”

  一时之间,围棋社内声震屋顶,震耳欲聋。

  段敬源向陈飞宇露出挑衅的目光,加重语气道:“怎么样,你敢吗?”

  别看他棋力不如柳潇月,可柳潇月本身就有职业棋手三段的水平,他输给柳潇月很正常,实际上他的水平在业余棋手中已经算是顶尖的了,所以他信心十足。

  更别说陈飞宇贬低了整个围棋社,让柳潇月很气愤,如果能够当着柳潇月的面战胜陈飞宇,为柳潇月出一口气,柳潇月肯定会对他好感大增,以后抱得美人归也不是不可能!

  此刻,陈飞宇环视一圈,看着群情汹涌的众人,笑道:“看来,这一局棋是不比不行了。”

  “那当然!”段敬源眼见陈飞宇应战,心中顿时一喜,主动在棋盘旁边坐下,向陈飞宇示意坐在他对面,道:“请吧。”

  柳潇月也是心中一喜,既然他应战了,那就什么都好说了,就算段敬源不是他的对手,不是还有自己这位职业选手在吗?到时候自己亲自下场,绝对能杀得他片甲不留,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谁知道,陈飞宇却是摇摇头,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段敬源皱眉道:“怎么,你不敢?”

  周围有一些人也露出了轻蔑之色。

  “不。”陈飞宇摇摇头,道:“我只是想说,既然我输了要跪下道歉,那你呢,你输了又待如何?”

  “我不会输的!”段敬源自信不已,接着他想了想,将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手表摘了下来,得意地道:“这块手表是我生日时我妈送给我的,价值上百万华夏币,如果我输了,这块手表就当做赌注送给你,如何?”

  众人齐齐惊呼,不愧是燕京段家的大少爷,真是大手笔!

  柳潇月也有些惊讶,虽然燕京柳家资本雄厚,但是段敬源拿上百万的名贵手表来当赌注,还是让她觉得有些大题小做,万一真的输了,岂不是让那个嚣张的家伙大赚一笔?

  想到这里,她不爽地瞪了陈飞宇一眼,结果却看到陈飞宇摇头而笑道:“一块江诗丹顿?不够。”

  柳潇月等人齐齐惊讶,江诗丹顿还不够?他该不会是想狮子大开口吧?

  段敬源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色的信用卡,道:“这张卡可以透支两百万华夏币,江诗丹顿再加上这张信用卡,应该足够了吧?”

  众人齐齐点头,江诗丹顿手表本就上百万,在加上信用卡那就是三百万华夏币,这笔钱已经足够在二线城市买一套豪宅了。

  谁料到,陈飞宇再度摇摇头,笑道:“依然不够。”

  众人齐齐震惊,靠,三百万华夏币都不够,这小子够黑啊!

  柳潇月脸色更是阴沉下来,这个人狮子大开口,真是令人厌恶。

  段敬源皱眉,不满道:“哥们,三百万华夏币都不够?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你还想要什么赌注,一口气说出来。”

  秦羽馨和秦诗琪翻翻白眼,飞宇和秦家合作的“固精丸”在市场上大火,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金钱入账,更别说飞宇名下还有其他的集团产业,只怕飞宇的资产已经多到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段敬源只拿出区区三百万华夏币而已,在其他人眼中是巨款,可在飞宇眼中,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三百万的确不够,而且也不是我需要的。”陈飞宇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下道歉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尊严上的羞辱,没有任何金钱能够衡量,所以赌注必须得对等才行。

  这样吧,如果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江诗丹顿和信用卡,你脱光了衣服沿着雁鸣湖跑一圈,如何?”

  众人纷纷哗然,这个赌注也太狠了吧?

  段敬源脸色一变,三百万输了就输了,反正燕京段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钱,可如果脱光衣服沿着雁鸣湖跑一圈,那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丢脸,而是连同整个段家在燕京丢脸,到那时候,他追求到柳潇月的希望,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柳潇月也是轻蹙秀眉,觉得陈飞宇赌注太严重,像段家这样的大家族最在乎的就是脸面,要是段敬源真做出裸奔的事情,段家在燕京丢脸就丢大了,更别说这件事情还跟她有关系。

  她虽然不喜欢段敬源,但不管怎么说,段敬源也是她的朋友,她可不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一念及此,柳潇月正准备开口阻止,突然,只见陈飞宇挑眉,向段敬源挑衅问道:“怎么,不敢了?不敢的话,那我可就走了,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

  说着陈飞宇就要转身离去,段敬源一咬牙,道:“谁说我怕了,比就比,你就做好向潇月下跪道歉的准备吧!”

  “哈,这才爽快!”陈飞宇意气风发,向秦家姐妹点点头后,向棋盘走去,坐在了段敬源的对面。

  柳潇月张张嘴,无奈把原先的话咽回去,只能对段敬源道:“加油!”

  “我一定会漂亮的赢下他,给潇月出口气。”段敬源眼中闪过一抹柔情,仿佛是拯救公主的高贵骑士,昂首挺胸对陈飞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只有在棋盘上胜过我,才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陈飞宇随手将黑白棋重新分类,动作很快,手指翻飞,很快便将黑白两棋归拢。

  柳潇月惊讶,这么快的速度,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段敬源被陈飞宇的话吸引了仇恨,并没有注意到陈飞宇的动作,冷笑道:“你是我见到最嚣张的人,不过也好,你现在越嚣张,等你待会儿下跪道歉的时候,也就越屈辱。”

  陈飞宇轻笑:“废话少说,胜王败寇,等你真有本事赢了我再说。”

  秦家姐妹相视一笑,她俩完全相信陈飞宇的实力,段敬源如此挑衅陈飞宇,就等着待会儿在雁鸣湖边裸奔吧。

  “哼!”段敬源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道:“开始吧。”

  两人猜先之后,陈飞宇执黑先行,“啪”的一声脆响,先手下在星位。

  段敬源立即跟上,白棋下在小目。

  一时之间,两人你来我往,在棋盘上交锋起来,发出“啪啪”的脆响声。

  周围众人神色轻松,他们相信段敬源的棋力,绝对能够胜过这个虽不知道名字,却狂妄到没边的混蛋。

  柳潇月心里有些不安,紧紧盯着棋盘,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虽然还是在布局阶段,黑白双方还没有真正的短兵相接,但是陈飞宇的布局之精妙,已经远远强于段敬源。

  “虽然他嚣张狂妄,但是从棋盘布局来说,他的棋力绝对到了职业选手的水平,说不定段敬源真的会输给他。”

  柳潇月神色凝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