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神针侠医陈飞宇苏映雪 > 第851章 越来越紧迫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生,还是死?

  面对这样重大的问题,几乎很少有人能够坦然以对。

  然而,寺井千佳明显不在此列,她在一瞬间的惊慌后,就明白慌张的情绪一点都无助于解决目前的困境。

  当即,她深吸一口气,强行冷静下来,作了个“请”的手势,大大方方地道:“既然要谈,那就坐下来谈,两位请坐吧。”

  陈飞宇眼中讶异一闪而逝,随即大大方方地坐在沙发上,赞叹笑道:“你倒是好心态、好涵养,可惜你我二人敌对,你越表现的亮眼,我的杀意就越浓。”

  伊贺望月并没有坐下去,而是站在了沙发旁边,履行着自己作为一个忍者该有的素养。

  “反正千佳的性命已经在你手中,你杀或不杀,都在你一念之中,你又何必开口就谈生杀来威胁于我?”寺井千佳坐在陈飞宇的对面,高声吩咐道:“来人,给贵客备茶,备好茶!”

  她没看到北野千景,但是她相信,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北野千景绝对会藏在庭院里某一处查探情况,伺机而动。

  庭院外,北野千景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走到客厅茶炉的位置,慢悠悠地泡起了茶,争取能够变相的拖延点时间,说不定局面能迎来转机。

  同时,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时不时偷偷看向陈飞宇,就是这个男人,搞得千佳小姐这些日子来心神不宁,而且还杀了高岛圣来和藤岛千贺,真是……真是年轻的出人意料。

  无论是陈飞宇还是伊贺望月,都对北野千景的出现不意外,很明显,他俩一早就知道北野千景躲在外面,只不过懒得理会罢了。

  丹羽早矢既担心寺井千佳会横遭不测,又不敢走进客厅里,害怕陈飞宇杀了自己,一时之间,他满头大汗,左右为难。

  陈飞宇坐在沙发上,悠哉地斜觑他一眼,道:“你大可以留在这里,但是我保证,你接下来听到的东西越多,你的小命就越难保,明白?”

  “明……明白,知道的越少,就越……越安全,我走,我这就走。”丹羽早矢一个激灵,灰溜溜地向外面落荒而逃,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寺井千佳,但是他再怎么喜欢寺井千佳,也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

  伊贺望月微微皱眉,忍不住提醒道:“你把丹羽早矢放走,不但心他请来援兵对付你?”

  “不怕。”陈飞宇云淡风轻地道:“他要是请来武藏万里,或者是请来天命阴阳师,我陈飞宇还会忌惮几分,剩下的,哪怕他是请出成千上万荷枪实弹的军队,我陈飞宇也是来去自如,又何惧之有?

  另外,我和寺井千佳要谈的话,很快就能说完,丹羽早矢就算请救兵也来不及,当然,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并不喜欢辣手摧花,所以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保住小命,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陈飞宇说到最后,目光已经看向了寺井千佳。

  寺井千佳心里一颤,这说明,她是生是死,很快就会出现结果。

  茶炉旁的北野千景同样大急,心里不断地想着,要怎么才能拖延时间,难不成,要对陈飞宇使用美人计?陈飞宇这么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一定挡不住自己的魅力……

  想到这里,北野千景悄悄松了口气,似乎是找到了对付陈飞宇的办法。

  突然,只见陈飞宇在沙发上逐渐坐直了身体,看着寺井千佳的双眸,道:“你听好了,我接下来说的话对你很重要,因为事关你的生死,如果你不合作,或者是存心欺骗,那我只好不顾及你我的一吻之情,选择辣手摧花。”

  谁跟你有什么“一吻之情”?

  寺井千佳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面对强势的陈飞宇,也只能强行压下内心的愤怒,道:“你问吧,如果能说的话,我不会瞒着你,因为我也想活下来。”

  “很好,看来你已经有了觉悟,良好的开端,已经保住了你一半的性命。”陈飞宇眼中赞赏之色一闪而过,道:“第一,我问你,‘传国玉玺’现在在何处?”

  他之前听高岛圣来所言,“传国玉玺”已经在天命阴阳师手中,但那毕竟是高岛圣来的片面之词,是真是假尚未可知,所以陈飞宇又向寺井千佳问了一遍,而这也能检测出寺井千佳是否真的在乖乖配合。

  寺井千佳没有丝毫的犹豫,道:“从华夏回来后,我就把‘传国玉玺’交给了天命阴阳师,这一点高岛圣来也知道,就算告诉你,你也没办法从天命阴阳师手中抢回东西,所以我没必要瞒着你。”

  陈飞宇暗暗点头,寺井千佳的话跟高岛圣来一模一样,看来“传国玉玺”真的在“天命阴阳师”手中,便开口道:“第二个问题,也是我之前问过你的问题,‘传国玉玺’是华夏之物,你们费尽千辛万苦从华夏抢走‘传国玉玺’,到底是什么目的?

  总不能你们东瀛真的以为拿到‘传国玉玺’,就能得到‘天命’,从而入主华夏了吧?”

  说到这里,陈飞宇就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现代社会靠的是军队,靠的硬实力,可不是靠的玄之又玄的“天命”,以华夏目前傲视全球的工业能力,足以碾压东瀛,难不成东瀛拿着“传国玉玺”,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成?

  当然,“传国玉玺”上蕴含着华夏数千年来庞大的气运,如果让东瀛夺走的话,也会极其麻烦,不过,若没有吸收“气运”的方法,东瀛也只能看着干瞪眼。

  所以陈飞宇有些想不通,东瀛要“传国玉玺”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伊贺望月同样好奇地看向寺井千佳,说不定能从寺井千佳口里,听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密辛。

  寺井千佳微微犹豫后,开口道:“实不相瞒,我也不清楚。”

  陈飞宇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满,右手已经捏成了剑指,似乎随时都会一剑秒杀寺井千佳。

  寺井千佳瞳孔猛地收缩了下,随即苦笑道:“你就算杀了我,我该不知道还是不知道,我把‘传国玉玺’交给天命阴阳师后,原本以为他会交给天皇陛下,或者是做一场法事,抽出‘传国玉玺’中的气运,来改良东瀛的风水,以作百年后东瀛崛起的契机。

  然而据我所知,天命阴阳师拿到‘传国玉玺’后,什么举动都没有,就那么放在他手边,着实令人疑惑。”

  伊贺望月暗暗惊讶,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到手的“传国玉玺”,竟然就这么干放着?怎么完全看不透天命阴阳师的这番操作啊,难道这就是行事出人意表的高人,处处让人看不透?

  陈飞宇却是敏锐捕捉到寺井千佳无意中透漏的信息,凝重道:“你是说,天命阴阳师有办法,把‘传国玉玺’中蕴含的气运给引出来?”

  “那当然!”寺井千佳骄傲地抬起头,道:“天命阴阳师通晓阴阳,深达天地造化,有诸多玄妙神奇之术,引出‘传国玉玺’中的气运,对他老人家来说,又有什么难的?”

  陈飞宇眉头紧锁起来,没想到天命阴阳师竟然有办法引出“传国玉玺”中的气运,虽然他现在还没动作,不代表他以后不会这样做。

  要是真让天命阴阳师把“传国玉玺”中的气运引出来,就算自己把“传国玉玺”抢了回来,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再说了,就算真要引出“传国玉玺”中的气运,也只能由我来吸收,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境界实力,要是真被天命阴阳师给抢了先,那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看了得尽快把‘传国玉玺’抢回来才行。”

  陈飞宇想到这里,心里升起极大的紧迫感,暗暗思索着要如何才能从一位“传奇后期”强者手中,尽快把“传国玉玺”给抢回来。

  一时之间,陈飞宇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也忘了继续向寺井千佳提问题。

  伊贺千针露出奇怪的神色,陈飞宇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难道他也是行事出人意表的高人,让人看不透?

  寺井千佳与北野千景倒是松了口气,陈飞宇不说话,那代表她们能继续往后拖延时间。

  突然,陈飞宇开口道:“最后一个问题,天命阴阳师在什么地方?”

  他之前也问过甲贺万叶与伊贺千针,只是他们两人都不知道天命阴阳师的具体住处,由此可见天命阴阳师的神秘。

  寺井千佳惊讶道:“你问这个干吗,该不会真的要从天命阴阳师手里抢‘传国玉玺’吧?你这是虎口拔牙,自寻死路。”

  陈飞宇撇撇嘴,道:“这跟你无关,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就行。”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也没拦着你的必要,天命阴阳师的住处在‘东照神宫’。”

  “东照神宫?没听说过。”陈飞宇看了眼伊贺望月,只见伊贺望月也是一脸茫然,显然也没有听过“东照神宫”的名字。

  伊贺千针解释道:“‘东照神宫’是天命阴阳师自己建造的住所,放眼整个东瀛,知道的人也仅仅只有天皇、首相等寥寥数人,如果你真想去找天命阴阳师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条路线,反正去了你也是自寻死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